您當前所在位置:網站首頁 > 創業典型 > 放下國企“鐵飯碗” 養牛闖出新天地
創業典型

放下國企“鐵飯碗” 養牛闖出新天地

發表時間:2015-04-14 瀏覽次數:6190
 1995年,黃永德已過而立之年,他毅然甩掉“鐵飯碗”,踏上創業路;1999年,生意上小有成就的他,決定到農村做養牛人;養牛十余載,雪上加霜的事兒,他遇上了好幾回……
    但他從未退縮。背著債務,頂著壓力,笑對困難是他的生活態度。
2010年,黃永德還清了債務;現在,他的牛群已從最初的31頭發展至500多頭,他還成了蒙牛集團的榮譽供奶方……
“他的創業路都可以寫成一部小說了,曲折、艱難啊。”黃永德的哥哥黃永躍說。
放下“鐵飯碗” 踏上創業路 
1987年,黃永德畢業于洛陽工學院后被分配到洛陽軸承廠工作,端起了令人羨慕的“鐵飯碗”。幾年后,他成為一名工程師,每月能拿100多元錢的工資,住著單位分的房子,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。
但是,他并不滿足于這種安逸的生活。1995年,黃永德決定辭職。“辭職意味著什么都沒有了。但,我還是想到外面闖一闖。”他告訴記者。
辭職后,黃永德到武漢闖蕩。他做過銷售,辦過工廠,創業路走得還算順利。
“無用”花生秧 帶來新商機
1998年秋,黃永德回到偃師老家,幫家人蓋房子。他發現,村里人收完花生后,扔掉了大量花生秧。
當時,村里流行這樣一句話:家有一頭牛,吃喝不用愁。同時,政府也提出要扶持菜籃子工程,鼓勵秸稈過腹還田。
這么多花生秧,為什么不拿來喂羊或是喂牛?黃永德動了心思。
經過調查,黃永德發現,村里一家一般只養1頭牛,最多也不過3頭,村里產的牛奶大多賣到白馬寺奶牛場。于是,他又到白馬寺奶牛場調查。之后,他得出結論:牛奶銷路好,養奶牛可行。
當時,洛陽的養牛場并不多,黃永德到北京、西安、武漢等地養牛場考察。他還買來40余本有關養牛的書研讀。“養牛也得講究科學。”黃永德說。
困難全不懼 摸索“養牛經”
1999年7月,黃永德開始建倉庫、牛舍,采購鍘草機、擠奶機,儲存草料。“每天灰頭土臉,晚上睡在野地里喂蚊子。”黃永德回憶道,吃苦不算啥,難的是借錢,難的是買牛。
當時,黃永德只有6萬元存款,但建場、買牛至少需要30萬元。把能借的人借了個遍,好不容易籌足了錢,建好了牛舍,買牛又成了難事。當時市場上奶牛緊缺,價錢也高,優質奶牛更是難找。為買牛,黃永德屢次遠赴陜西等地。
經過一番周折,他終于買回31頭奶牛。為了讓牛的飲食結構更合理,他白天喂牛、除糞,晚上看資料、調配飼料。“一年365天,我弟在牛場度過的時間能有340天。”黃永躍說。
遇挫仍堅守 創業終有成
2000年冬季,口蹄疫來襲,黃永德的牛場里半數以上的牛因染病無法正常進食,更別提產奶了。“那么多錢投進去了,必須咬牙堅持。”他堅持每天給牛喂藥、輸液。
那一年除夕,黃永德一個人在牛舍里度過。“一周后,口蹄疫的影響消退了,開心啊。”黃永德感慨道。
生活似乎很喜歡考驗黃永德。2004年,奶牛場里的奶牛已發展到100多頭,流行熱卻來了。
“眼看一頭頭牛倒下,那滋味真難受。”黃永德說,由于用藥不當,很多牛流產了,他一下子損失了近40萬元。那時,他正在擴建牛舍,資金十分緊張。“眼看著場里的牛吃了上頓沒下頓,我真要崩潰了。”黃永德說,那時候,他晚上總是睡不著覺,一直在想如何還債。一咬牙,他把家里的房子賣了,繼續向牛場投資。
堅持就有收獲。漸漸地,黃永德有了自己獨到的養牛技術。2006年,新牛舍建成后,他開始招商,將附近的小養殖戶養的奶牛都吸引到自己的牛舍。2007年,黃永德與蒙牛集團合作,成為蒙牛的榮譽供奶方。2010年,他還清了全部債務。
如今,黃永德在伊濱區佃莊鎮黃莊村、東馬莊村分別設有奶牛場,總占地面積達40畝,養殖奶牛500多頭,年收益近60萬元。

首頁  |  新聞公告  |  政策法規  |  辦事指南  |  中心風采  |  宣傳片 |

Copyright ? 2009-2013 All Rights 永盈會中心(版權所有)   豫ICP備11064298號  

通比牛牛群